看展是另一種形式的閱讀,它有著文字敘述所無法替代的臨場感。自己的一些休閒時間總是流連在各個博物館美術館中,喜歡一人獨行亦與此有關,因為親朋好友不見得喜歡看展,各自行動才不會互相制肘,自己的看展甚至可以說是一種<朝聖>的心情。  

昨天下午跑去故宮看了《富春山居圖》。陸客一堆,耐心排了30分鐘左右的隊伍,居然前面的陸客嘟嚷著<不看了不看了>,隨即一哄作鳥獸散,也因此能夠悠哉地慢條斯理地進入「富春山居」的長卷世界。

十三世紀初,蒙古人滅金、滅宋,政治動亂不安,人心充滿對宗教的嚮往,王重陽掘了一個<活死人墓>(這是史實),在裡面沉思多時,創了<全真教>,主張儒、釋、道三教平等,在修鍊上則主張性命雙修,認為性者神也,命者氣也,氣神相結謂之神仙。

全真教發展迅速,信徒日眾。成吉思汗西征之初,曾遣使召請全真教主丘處機到雪山行宮,問及長生以及安定天下之道,丘答以長生以消除心中雜念,減低自己欲望為要;安定天下則以敬天愛民為要。成吉思汗甚感滿意,特別下詔免除全真教士差役,中原地區因此獲得庇護的人很多,其中很多是讀書人。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黃公望﹝1269 ~ 1354﹞中年入獄直至五十多歲才獲釋,親人遠離的他雲遊於富春江一帶,賣卜維生,同時皈依了全真道,修煉性命之學。

寫了似乎無關緊要的全真教,其實是深深感受老畫家所蘊藏的生命修行。以82高齡畫出的長卷,無非是回看自己一生走來的漫漫長途,他被認為是元四大家之首,實則一生命運坎坷。他所畫的山水不是對客觀風景的描述,而是自己的心情意境------淡遠荒疏。對於性命之學的修煉,使他能夠以另一種高度回看自己的人生,或高亢澎湃或低迴婉轉,老畫家全然接受並且吟哦歌頌它,那些簡練的乾筆與微微抖動的線條,那些散聚的房舍,起伏的岡陵,層疊的山勢,交錯的林木,在在牽動著我的心靈……我與這一幅長卷完全沒有隔閡。

http://www.npm.gov.tw/dm2001/B/exhibition/landscape/K2A001016N_adv.htm#      (展品賞析)

http://www.npm.gov.tw/exh100/fuchun/ch_02.html      (山水合壁)    

前一陣子聽了一首《二泉映月》,也是這樣的感覺,琴音絕對是斷腸中的斷腸,一個社會底層的市井小民的滄桑苦難歲月,蘊藏了無限的天問,蓄積了無數的離騷……

曾經目睹阿炳拉胡琴的人這樣形容 :

<大雪像鵝毛似的飄下來,對門的公園被碎石亂玉,堆得面目全非。淒涼哀怨的二胡聲從街頭傳來……只見一個蓬頭垢面的老嫗用一竹竿牽著一個瞎子在公園路上從東向西而來,在慘澹的燈光下,我依稀認得就是阿炳夫婦,阿炳用右脅夾著小竹竿,背上背著一把琵琶,二胡掛在左肩,咿咿嗚嗚地拉著,在淅淅瘋瘋的飛雪中,發出悽厲欲絕的嫋嫋之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ao 的頭像
miao

微景.摭拾

m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禁止留言
  • 小那
  • 我也想去看 但現在故宮人山人海

    好懷念 十年前我們那板凳在故宮欣賞名畫與書法的上課情形
  • 少女
  • 美且靜
  • 悄悄話
  • 熾
  • 雖然,很多創作 窮而後工,但這滄桑,卻仍令人不勝唏噓 ~~~
  • RangerRaid
  • 是啊......上次去看了慕夏展,也有這樣的感觸呢!
  • 顏玲
  • 這我知道~之前特地上網看了一下展出時間...
    想不到有一堆陸客呀.....
  • microlnk
  • 深入才能淺出. 要深入得靜下來, 排除雜念.

    靜下來觀長卷, 仍不容易進入畫者的意境, 因為對靜物的遲鈍. 雖然, 當聽別人解說字畫, 也能靜靜聆聽, 若有所悟.

    二泉映月, 淒悽之情, 頗扣人心旋. 可能是對樂、音比較不遲鈍.

    盲者是人生的缺失, 又老又盲, 卻仍有老伴牽引, 未嘗不是人生的幸福.

    盲中有伴行, 長卷不會倦, 明眼獨步行, 長卷卷常倦
  • 院畫講究法度,重視形神兼備,風格華麗細膩。失之萎靡柔媚,周密不苟之處則可取。以下是院畫 :
    http://miao632.pixnet.net/blog/post/27830341
    文人畫須具備人品、學問、才情和思想,創作對這些畫家來講是一種精神舒絡的作用,可以不為物役,不被法拘。
    中國水墨畫可能必須從繪畫史的脈絡當代背景及其技法氣韻等方面著手才可一窺堂奥。
    阿炳也算又得你一知音。

    miao 於 2011/07/15 11:12 回覆

  • missQ
  • 美~ 可我較愛水墨(:p)
    全真後來不見囉?...
  • 金末至明初,全真道為北方最大派別,與南方的正一道並稱為道教二大派。
    明代全真道的發展唯武當山一支尚稱活躍,張三豐強調儒道佛三教合一,主張性命雙修,大力推動道教武術和音樂的發展,在民間頗受注意。
    至今臺灣及中國仍有全真道宗派傳人的活動。
    民國39年,正一道第六十三代天師張恩溥到臺灣,先後成立臺灣省道教會、嗣漢天師府駐臺辦公室,和中華民國道教會,嗣位者為其堂侄第六十四代天師張源先,持續拓展道務..
    全真的活動我不知道..

    miao 於 2011/07/15 11:17 回覆

  • 凝安荷
  • 好好喔,我之前跟朋友去也是排了好久,還被陸客以團體為由,硬是插隊。
    害得我現在很害怕去故宮,
    到處都是喧嘩的導遊和陸客,
    從前的寧靜盪然無存……

    好喜歡黃公望畫山的筆法,
    歷經這麼悠長的年歲,還是感覺得到他筆時的氣韻飽含其中。
  • 唉~~喧嘩的導遊和陸客~~
    一樓也在懷念從前的寧靜ㄋ

    miao 於 2011/07/15 11:20 回覆

  • white
  • 人生的長卷
    用來形容黃公望這幅《富春山居圖》
    真是太貼切也不過!!
    古今中外令人心有所感望之興嘆
    的藝術與文學作品
    無一不出自作者以自己人生為書寫的精華
    高高低低起起伏伏深深淺淺.....
    凝望,直視,而後一筆繪出
    全然接受並吟哦歌頌
    沒有一定的修練,想來不會有這樣的放曠和豁達

    感謝miao的分享,這首《二泉映月》真真催人心腸
    但不知怎地,斷腸中卻又像一彎緩慢流淌的清泉
    低低咽咽到最後只是在回顧觀視自己這一生
    看不見的眼底,我想應該如黃公望一樣
    全然接受這人生並吟哦歌頌著


  • 自從聽過《二泉映月》後,不時就要聽那麼一下,不過後人多所詮釋卻無阿炳韻味~~阿炳的弦外之音真是動人心弦呀~~那天看《富春山居圖》的皴擦渲染,疏密錯落,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腦海理回蕩的是《二泉映月》..

    miao 於 2011/07/15 22:57 回覆

  • Antoni
  • 這《富春山居圖》我在藝術家雜誌上品味良久, 卻一直無緣前往故宮觀賞. 看miao娓娓道來, 還真讓人有些衝動想立刻飛過去瞧瞧, 即使陸客不絕於途.
  • 這個展期還要到九月份,非常推薦,印刷的水墨畫與真跡不可同日而語,那種筆觸,那種線條...排隊還是值得的,晚點去比較可以避免擁擠,不過到四點半就不賣票了,下午6:30閉館。

    miao 於 2011/07/15 23:01 回覆

  • 伊雪
  • 以前跟阿姨去看了米勒展
    果然雖然圖片一樣
    但是和書上比起來有一種直接接觸的感覺
    比起書面呈現的,真正的畫作給人的感覺卻更加美麗
  • 完全不同的感覺哩

    miao 於 2011/07/15 23:02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feverstudio
  • 先前在廣播上聽到蔣勳老師特別賞析這圖長卷,但可惜自己一直沒有動身前往觀摩,總覺得miao的文筆深刻有力,說話淺白的我在此地實在是有些突兀呢!不過受惠良多,感觸頗深!!
  • laurence168
  • 我也喜歡自己看展,能體會前輩的心情!

    我覺得這個展真是值得看啦!也慶幸能悠閒的慢慢看,沒有觀光客在旁邊喧譁!
  • finlee
  • 現在有點名氣的展覽都是好多人,不管是在那兒(英、美都是),好像靜靜地看展覽的機會越來越少了。不過,人多也許是件好事,表示大家都在注重藝術了。
  • ruya
  • 蔣勳老師《富春山居圖卷》導讀視聽欣賞,真是很棒的導讀,有興趣去故宮看展前,先看這短片(其實不短),可以先有些背景認識說: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V-mnYVqyTWs
  • 蒂蒂
  • 你排了半小時,好運氣啊!
    我排了2小時呀!
  • 的確幸運!!如果前面陸客不作鳥獸散是要排上2個小時的哩
    妳花了不少時間看各式各樣的展,很棒

    miao 於 2011/08/13 10: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