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日天晴,清晨朝陽衝破薄霧雲氣時,燕子、麻雀就會在電纜線上啁啁啾啾,它們還會飛到窗前小佇,在庭院裡我甚至看到白頭翁也來拜訪了!蟬嘶高鳴的日子,應是不遠了!

如果走過的歲月並沒有留下任何痕跡,那還真是悲慘。所以現在一有感覺,管他是啥東東西西,總想要記上一筆!

近年來電影看得很少,無意中看到《The Painted Veil》,雖然《愛在遙遠的附近》這個譯名很讓人無言,不過《愛在瘟疫蔓延時》不論是馬奎斯的原作或改編成電影,我都非常欣賞,衝著這個模仿,姑且瞄幾眼,卻就是把整個片子給看完了,而且覺得很不錯看。

許久未看京劇了,當看到洋人們在上海的劇院觀看京劇的那一場戲時,不禁眼睛一亮~~~<蘇三起解>!喜歡京劇的人一定看過《玉堂春》裡的<蘇三起解><三堂會審>,大致上也可以隨口哼出蘇三起解時所唱的「蘇三離了洪桐縣,將身來在大街前,未曾開言我心內慘,過往的君子聽我言……」。

這種時代談京劇實在不合時宜,認識一位漂亮的小朋友,她還真是個大戲迷,常常寫些戲裡戲外,也會來告訴我一些有關京劇公演的訊息,雖然交往不算頻繁,談話不算深入,幾年來卻由於京劇一直維繫著淡淡的交情,反而令人安心。

前一陣子二胡課程學過短短的<京劇反二簧慢板>,突然就天馬行空起來,幻想哪天可以坐在京劇文場拉個京胡……說出來還真是不怕人笑話哩!當然是不可能做到的!不過老師卻也饒有興緻提了幾次,改天引進京胡、京二胡、板胡……總而言之,大家一起做做夢無妨。

 The Painted Veil》中的<洋人觀劇>算是重要的一場戲吧,擅長“泡妞兒”的Charlie告訴 Kitty,京劇中的女聲唱腔是在哀嘆自己的命運(這是沒錯),她手中的鎖鏈象徵她的心靈不得自由,這就是胡說八道了,純粹就是在“泡妞兒”,當Kitty睜大眼睛問他是真的嗎?Charlie回答:「其實我也聽不懂她唱些甚麼!」性格熱情而帶點任性的Kitty,面對古板木訥的丈夫Walter(其實Edward Norton有型又有內涵),生活中不斷產生磨擦。終於,Kitty 抵受不住寂寞而戀上Charlie……

這是從曾以Of Human Bondage〈人性枷鎖〉一書廣為大家所熟知的知名作家毛姆(William Somerset Maugham18741965)的作品《The Painted Veil》改編的電影,對岸直譯成《面紗》,其實書名是從詩人雪萊《別揭開這畫帷》的詩作而來 :

別揭開這畫帷:呵,人們就管這

叫作生活,雖然它畫的沒有真像;

它只是以隨便塗抹的彩色

仿製我們意願的事物——而希望

和恐懼,雙生的宿命,在後面藏躲,

給幽深的穴中不斷編織著幻相。

曾有一個人,我知道,把它揭開過——

他想找到什麼寄託他的愛情,

但卻找不到。而世間也沒有任何

真實的物象,能略略使他心動。

於是他飄泊在冷漠的人群中,

成為暗影中的光,是一點明斑

落上陰鬱的景色,也是個精靈

追求真理,卻像「傳道者」一樣興嘆。

無厘頭的是京劇和雪萊的詩是讓我覺得《The Painted Veil》好看的重要因素!

 

 

創作者介紹

微景.摭拾

mi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禁止留言
  • 靜 不語
  • 那麼在畫帷背後點個燈.....
  • 寶寶
  • 唉,生在紅塵不想揭開布幔也得揭。
    正因實相的愛憎恨很痛,才需要構築虛相裡的美善來平衡。
    好想學蘇三起解,今天又聽到了,謝謝。
  • 悄悄話
  • Elinor Wu
  • 小時候看到電視上的國劇段, 還蠻有興趣地~看著聽著 .."這種冷門的東西"
    若整段看完或看太久還會被懷疑的眼神掃視~

    嗯~" 多數人不感興趣冷門的東西很多" (而也真的大部分人都想轉台)
    但當人一發現也有人欣賞理解其中的美好時 , 真有遇到同伴的知心感~
    地球上還是有化石般的活人的 (哈)


  • 悄悄話
  • iamgordon
  • 改成另一首詩:

    於是他漂泊在冷漠的人群中
    真實的物象,能略略使他心動

    追隨原意,姑且名為<失去愛情之後>,哈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