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掬水觸花

「事到極處則難說,理到極處則難明」,一切事物到極限時都無法說明。

 生存價值唯有在自己發現之時才是真正的生存價值,若得自他人或學自書籍,總無法及於己身。唯有親自感覺,以身體領會,才是真正屬於自己。

「以手掬水,月宿掌上,伸手觸花,香染衣襟」,高掛在天的月亮,可藉掬水的實踐,感受掌中有月;撲鼻花香可藉觸花的實踐,來領略花香。

吾人知道風之長住之真理,但往往更想知道更具體的<風目前存在此處>之事實。然而,風之存在是眼睛見不到的。如何親身感受其存在呢?藉著<搧>之動作或者從燈火的晃搖可以感受。亦即,在眼睛可見之物上,感受到眼睛不可見之物的動靜,在有限之物上,能內觀無限之生命。

「摘茶更莫別思量,處處分明是道場」。「莫別思量」,並非思考之後才行動,而是埋藏於人心深處的純粹生命,這是一種「超越的無意識」,做任何事不因其他而煩惱,專注全神於「此事」本身,自然能感受到快樂,也有了生存價值。

 

 (二)複眼的映像

《複眼的映像:我與黑澤明》真是近日來覺得最好看的一本書了。

所謂「複眼的映像」,也就是共同編劇,黑澤明電影裡,很多部電影都是多名編劇一起完成的,由其中一人寫主軸故事,由另一個人將故事添上皮肉,最後再由一位領航員審查,讓故事上路。

此書作者橋本忍被譽為「日本戰後第一編劇」。1950年,32歲的他認識了黑澤明,兩人共同寫出《羅生門》,此片獲得了威尼斯金獅獎,將日本電影推向世界。《羅生門》之後,《生之慾》、《七武士》等名作陸續推出,《七武士》甚至被譽為日本影史的最高傑作。

從《七武士》以後,橋本忍覺得自己得到了身為專業劇本寫作者該有的尺和圓規(基準、敘事手法和類似訣竅之類的事物),反之,黑澤明則是拋開了這一切。橋本忍無法理解明明走在同一條路上的兩人,為何突然背道而馳?

看到《夢》一片中他自己最喜歡的<麥田群鴨>,橋本忍豁然而悟。

畫家梵谷臉上纏著繃帶,年輕的黑澤先生於是開口問到

「你還好嗎?看起來好像是受傷了?」

「是呀,這是因為......我在畫自畫像,耳朵一直畫不好……所以就把耳朵割掉了。」

就像梵谷割掉聽見雜念的耳朵一樣,黑澤也認為尺和圓規都是障礙,所以他捨棄了一切,他擺脫電影職人而成為藝術家了。橋本忍說《夢》其實堪稱為黑澤明的遺書,而且這是最為精采的遺書。

對於一般影評都叫好的《亂》,橋本忍卻說黑澤明感情投入過深,自己當起李爾王的心情代言人_---自己成了李爾王 (《亂》改編自莎士比亞的《李爾王》) ,故事就在「我的事情我自己最了解」的前提下進行,但是第三者並不是那麼了解李爾王的心情因而產生落差,片子也因此形成一股沉悶的氣氛,這是一部失敗的作品,但《夢》的成功某些方面是來自於《亂》的失敗的反省。

橋本忍這一部自傳讀起來真是非常地過癮。

IMG_3919  

~~京都東本願寺<見真>二字

IMG_3957  

~~追尋<生之意>和<生之喜>吧~~

IMG_3952  

~~ 人生的根本問題---所謂的<自我>是何所指 ?~~

複眼的映像  

創作者介紹

微景.摭拾

mi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禁止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honder0202
  • 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不過成功若來自過去的某些堅持,

    現在要他放棄那些堅持...

    實在難了點
  • 我想應無所住而生其心講的是<應該無所住而生清淨心>。
    無所住就是不執著於六相,不應執著、不應住色、聲、香、味、觸、法六相。若我們處世都可以這樣不執著不住相,就是一個很高的境界
    這個道德或性格上的某些堅持應該是有些區別

    miao 於 2013/01/06 22:21 回覆

  • 阿光
  • 未知生,焉知死?
    有時真的難了解存在的意義。
  • 鈴木大拙說
    <我是和死神相互競爭的從事工作>
    他也說
    <人類即使無法成為偉人,若能成為一個正直而有信用之人,就已足夠了。默默的整日工作,時機一到,就說聲<再見>的消失,我想說這樣的人已算偉大>
    我是想要成為這樣的人
    不知老師以為然否

    miao 於 2013/01/06 22:27 回覆

  • 阿光
  • 未知生,焉知死?
    有時真的難了解存在的意義。
  • iamSnail
  • 這本書上次猶豫了一會沒買下來,似乎走寶了。
  • 我認為是一本很精采的書

    miao 於 2013/01/06 22:29 回覆

  • 小狗
  • 我喜歡這篇!!!
    不過梵谷割耳朵那個好可怕,毎次看到都覺得好恐怖,我討厭自殘的行為,一點點就很難忍受了。
    謝謝版主的好文~^^
  • 梵谷這一生若用簡單的字來形容就是「悲憫」
    當他與高更相處不到三個月,高更就受不了想離開。於是乃演發藝術史上很有名 的「割耳」事件,這時的梵谷,根本已是瘋狂狀態。他這段時間的自畫像,不僅用黃、 紅、綠來表達瘋狂與絕望,他自畫像中的眼神,也充滿憂鬱、瘋狂、與絕望感。
    這段時間,梵谷畫出另一幅蠟燭熄滅的繪畫作品。他用這幅畫第二次說出心中的深意:他對透過藝術救贖自己或救贖社會的心已徹底絕望。

    miao 於 2013/01/06 22:36 回覆

  • 悄悄話
  • 小狗
  • 我不想再看梵谷了,你越解釋我越覺得恐怖,好像他被黑魔鬼操控了似,我討厭黑黑的東西,好陰暗好晦澀。
    不過這不妨礙我喜歡這篇,也很謝謝你的解釋喔。
  • Jeff
  • 超越的無意識?!那位二戰時德國的精神科醫生的懺悔錄?

    妳的文章真好;讀來清泉流瀉;無窒礙之處。
  • 老師好久不見,抱歉因為不常上網延遲回覆了
    弗蘭克醫師獨創「意義治療法」之後,本身經歷了二次大戰納粹的猶太人死亡集中營長達三年的人生浩劫,而這段「存在的空虛」更證明了人類需要追求「生命的意義」,他很清楚地表達出結論:「人們得靠自己的力量來找到屬於自己的生命意義。」
    我還蠻喜歡他的結論

    miao 於 2013/01/13 22:22 回覆

  • 厭情
  • 凡事太過都不好,對吧!
  • 過猶不及~~是吧!

    miao 於 2013/02/03 23: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