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暑逼人,思及「三伏閉門披一衲,兼無松竹蔭房廊,安禪何必須山水,滅得心頭火自涼>之句,忽有所得。/唐‧杜荀鶴《夏日題悟空上人院》 

《碧巖錄》第43則:

僧問洞山,寒暑到來如何迴避?洞山云: 「何不向無寒暑處去!

僧又問「如何是無寒暑處?>洞山回答「寒時寒殺闍黎。熱時熱殺闍黎!(意即寒冷的時候冷死你了,熱的時候又熱死你了的地方!)

這是什麼怪回答呀?

洞山禪師的用意乃在於隨後的「安禪何必須山水。滅却心頭火自涼」兩句。要把禪說得親切,不一定要借用山水,只要滅掉心上的無明之火,自然就清涼了。

冷熱是客觀存在,只要活著就無法揮卻它們,自己必須與它們直面相對,所謂「心頭滅卻」指的正是將此等相對的認識同化昇華,當沒有了相對觀念,冷熱自不存在,這是一種「無心」的境界(「無心」---沒有相對之心)

 如在日常生活當中,自己能夠完全專注的融入當時所做的那件工作,結果「自己」和「工作」兩種毫無關聯之事同化於「工作」之中,主客成為一體而無法區別(自己是主體,工作是客體),這也是一種「無心」的境界。

《碧巖錄》第13則:

僧問巴陵:「如何是提婆宗?(何謂禪?)」巴陵說:「銀碗裡盛雪。」

銀碗與雪,互為觀照的主體,皎潔明麗,表裡俱澄澈,使人擺脫情識妄見,是極高的悟境。 

銀碗銀雪皆清靜,然而清靜只是一種腦海中存有不淨的對比價值,是厭惡不淨喜戀淨的「我執」之對象物,要如何使人不至於誤會巴陵的「銀碗裡盛雪」呢?圓悟禪師乃加上評唱,重點在於將「我執」破壞得不留痕跡而分解之,視為清淨之清淨觀乃終得消解。

「白馬入蘆花」與「銀碗裡盛雪」一樣都是如詩畫般的句子,都在表達水月相忘直覺觀照的禪悟體驗。白馬入蘆花,因二者皆白,若白馬入蘆花之中極難以分辨,以顏色而言二者平等,但本質卻互異,乃形成差別,因此能以平等凝視差別,以差別凝視平等。

如果為了否定白色而使用其他顏色,那是相對的認識,所以用白色本身來否定白色。否定再否定,最後還剩下什麼呢?......

擅騎者嘗謂「鞍上無人,鞍下無馬」,但也不能執著於剩下的「鞍」,必須讓「鞍」也成為空,必須超脫平等即差別,差別即平等---此乃不執著於不執著之心。 

「拈花微笑」眾所皆知 :

大梵天王獻世尊以金色波羅花,請說妙法。其時,世尊捻花,不發一言,座下百萬人天悉皆罔措,惟金色頭陀破顏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盤妙心,實相無相,微妙法門,不立文字,教外別傳,咐囑汝摩訶迦葉。」/《佛祖後記》

當徒眾具皆啞然時,只有摩訶迦葉尊者微笑,在此佛陀之心已將人生的真實傳與迦葉尊者之心,亦即「拈花微笑」的邂逅。

「拈花微笑」一般解作「心領神會,參透禪機」,率皆未說明此禪機為何?也有認為花喻示歡樂(「微笑」),人的歡樂如花是短暫的,所謂歡樂不過如花的旋開旋落。然此花真有神秘之意嗎?佛陀乃手上持花因以遞岀,即使不是花也可以遞出的,重要的是迦葉尊者身心的領悟。

靈山法會是公開的場合,智慧的舍利佛,解空的須菩提,善辯的富樓那,神通的目犍連,甚至時時跟隨佛陀身邊的阿難等人率皆無以應對,唯有頭陀第一的迦葉尊者能夠理解佛陀之心,是因為他不受自我侷限,才能有不執著於物的心,無我之心使他發出微笑。(修苦行者謂之頭陀)

人生若一切皆為能分割的合理性,則將無趣至極,惟因有矛盾及不合理存在,才會有令人一窺其堂奥之妙旨。

 @@巴陵是雲門的法嗣,跟隨雲門座下多年,深得雲門三昧。他承繼雲門時,不說多少領悟的話,只將三句上達雲門:(1) 如何是道?明眼人落井。 (2) 如何是吹毛劍?珊瑚枝枝撐著月。 (3) 如何是提婆宗?銀碗裡盛雪。雲門見了說:<以後老僧忌辰的時候,只舉這三轉語就夠了。>

10gr4.gif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ao 的頭像
miao

微景.摭拾

m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禁止留言
  • white
  • 「安禪何必須山水。滅却心頭火自涼」~~
    最佳消暑良方,但要滅掉心上的無明之火
    需要功夫(功夫尚未到家,所以還是熱啊!>"<)
    miao說禪法也很棒啊
    "處處用心卻無心"
    如是生活,如是參禪^^


  • 「水邊林下跡偏多,
    芳草離披見也麼?
    縱是深山更深處,
    遼天鼻孔怎藏他?」

    在沿著河岸的樹下,我發現了足跡,甚至在芬芳的草叢下面,我看見了它的足跡,在遠山的深處,它們被發現了,這些足跡並不比一個人向著天空的鼻子更能隱藏。

    miao 於 2011/06/13 20:56 回覆

  • 欣悅
  • 話說ㄉ沒錯喇 可是39度和40度可以用來滅却心頭火來消暑?(恩 還是扇子或電扇冷氣比較有用 才能即速解涼喇^^
  • 如果開始一場不同尋常的朝聖,無論你做什麼,總是發現它還沒有被表達出來。無論你怎麼表達,它都躲閃著,它是捉摸不定的。它只是在和表述捉迷藏。你用於它的文字容納不了它。就在你表達它的那一刻,你當下就覺得困惑,好像精華還是被留在後面,說出來的只是無關緊要的。

    miao 於 2011/06/13 20:58 回覆

  • 睿
  • 依我之見,要超脫的不是身體對冷熱的感覺與生理反應,而是要超脫對於冷熱的固有認知的否定再否定。
  • 「鞭索人牛盡屬空,
    碧天廖廓信難通。
    紅爐焰上爭熔雪,
    到此方能合祖宗。」

    鞭子、繩索、人和牛都融入了虛無。這天堂是那麼廣闊,沒有訊息可以玷污它。在一堆熊熊燃燒的火焰中,一片雪花怎能存在?

    miao 於 2011/06/13 21:00 回覆

  • 雨聲對上風
  • 冷熱為相對,世人卻常以為絕對,
    就像有無,善惡對錯,
    都是執著爾。^^
  • 大家都知道冷熱是相對的,否定再否定是要消弭那個相對進入絕對的世界,白馬入蘆花,以白色本身否定白色..
    頭腦沒有了局限。我不追尋開悟的狀態。我也不留在沒有開悟存在的地方。因為我不在這情形中徘徊。
     


    miao 於 2011/06/13 21:07 回覆

  • 安‧瑪莉蓮‧波娃
  • 我不要禪定,我只要消暑...
  • 一體的兩面喔~~一旦你明白了這一點,你就會放下消暑的問題。利用這個機會真實地存在,這是美麗的,一旦你開始真實地、真正地存在,你將停止外界的紛---它不是由外在的任何人解答的---它是由你自己的生命能量解答的。
    唉呀呀~~波娃同學很厲害滴~~

    miao 於 2011/06/13 21:16 回覆

  • Jeff
  • 那幾盆插花該不會是你的佳作吧?!
  • 修煉中~~有朝一日可以拈花微笑..

    miao 於 2011/06/13 21:17 回覆

  • honder0202
  • 到最冷的地方避寒,到最熱的地方消暑...

    ...看來還是只有親身領教過極地氣候的人才會對眼前的冷熱無動於衷吧...

    還是應該觀想一下,熱的時候神遊一下沙漠,冷的時候神遊一下北極,

    這樣眼前的冷熱就變得沒甚麼大不了 XDD
  • 「返本還源已費功,
    爭如直下若盲聾。
    庵中不見庵前物,
    水自茫茫花自紅。」

    住在一個人真正的居所,從不介意那沒有的--河水靜靜地流淌,鮮花紅豔豔。
    從一開始,真實就是清晰的。在靜默中平衡,我看到了形式的形成與消解。一個不依附於形式的人不必改變形式。水,寶石般的綠;山,靛藍靛藍。我看見那在形成的,我看見那在消亡的。

    miao 於 2011/06/13 21:19 回覆

  • 柳三
  • 受教了。多謝。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本牧羊少年,
    轉來轉去而找不到其中奧妙,
    反而不經易間的一瞥卻體悟出字句裡行間的哲學。
    我想我執著了。
    而天空很藍、太陽很大,我們拈花微笑吧。
  • 「露胸跣足入來,
    抹土塗灰笑滿腮。
    不用神仙真秘訣,
    直教枯木放花開。」

    赤著腳,擔著胸,衣衫襤樓,風塵僕僕,我其樂無窮。我不用魔法延長我的生命;當下,在我面前,樹木生機勃勃。

    hi~~<天空很藍、太陽很大>~~的確是那樣,想當年我站在那個校名的牌樓下就是這樣的感覺~~然後很快就寫了篇文章,也很快就變成青年社的文青了~~哈

    miao 於 2011/06/13 21:25 回覆

  • 悄悄話
  • alin
  • 妙大師開示
    暑氣全消
    留下一田清涼地
    這禪字 了得~
  • ㄟ~~~這真是無言以對了
    姑妄言之~~姑妄聽之

    miao 於 2011/06/14 22:06 回覆

  • 悄悄話
  • Su
  • 再入門...見~

    " 滅卻心頭火自涼
    心涼還剩幾分狂
    珊瑚亂撐穿雲月
    凹凸銀盤映雪光"

    是否定再否定的雪光...
    心~更靜更涼了...這意境真好!^^

     
  • hi~~這是我朋友的作品,不是我的
    就各憑本意如是我聞吧~~^^

    miao 於 2011/06/17 03:11 回覆

  • katherine
  • 感謝分享 退一步海闊天空 雖然容易但很難往後一步 但退了真的就有令一個意境
  • 讓我們追尋那個意境吧~~

    miao 於 2011/06/17 01:07 回覆

  • 老靈魂小姐
  • 這篇文章看了就覺得好清涼。
    最近在思考一件事情,今天凌晨睡前稍微參透些。
    不過我還是在想要怎麼轉化成文字來作有力的說服。
  • 我還沒看出玄機~~~

    miao 於 2011/06/19 23:00 回覆

  • 伊雪
  • 相對無絕對
    極端中可見平淡
    在比較之下,什麼都沒有所謂的絕對定理
  • 嗯~~~這個嘛~~~

    miao 於 2011/06/19 23:01 回覆

  • Howard1981
  • 寫的真好~
    頗有啟發,謝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