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德薩階梯」的蒙太奇手法

 

 

   

<魂斷威尼斯>的美少年

 

出生於法國巴黎的猶太裔學者,喬治˙史坦納(Steiner ,1929~~)是當代知名的文學批評家兼作者,他於將近七十歲高齡時寫下散文形式的自傳《勘誤表》。由於他的學術批評生涯一直都在勘正被批評對象的錯誤,另一方面,寫作自傳讓他得以誠實面對一生作品中未盡完善之處,並對在生命中扮演重要角色的雙親、教師和朋友致上謝意與敬意,故他以勘誤表一詞為名,整理先前所勘他人之誤,同時也勘自身之誤,盼能校正生命中的錯誤和遺憾。

蒙太奇是從法文的「Montage」一詞借用而來的,在電影的創作中,把兩個不相連的鏡頭組合在一起就稱為蒙太奇。其實在英美一些電影理論著述中,就直接以「剪輯」(Editing)來表示。俄國導演愛森斯坦(Sergei M Eisenstein,1898-1948)吸收了前人的經驗,在創作中實踐蒙太奇的概念,拍出了《波坦金戰艦》這部有名的電影,這是他在1925年的作品,此片中的「奧德薩階梯」及某些片段成為電影隱喻蒙太奇的經典範例,並將蒙太奇理論化,提升到美學與哲學的層次。

當士兵從奧德薩階梯走下來鎮壓群眾,用一個長鏡頭拍下來實際上僅需一分多鐘,然而,愛森斯坦卻用了160多個鏡頭,穿插許多特寫,使影片長達8分鐘。鏡頭之間在光暗、長度和設計上,都形成強烈對比,他甚至將不相關的鏡頭連接起來,造出隱喻的效果。

我寫下看起來似乎風馬牛不相及的一本書與一部電影兩件事,其實是緣於長期坐在電腦前工作,對於不滿意或錯誤的文字,對於不想要或不喜歡的一些東西,都是只要按幾個鍵或按一下滑鼠即可隨時刪除,我因而有一個天馬行空的想法,在我們的人生當中是否也可以如法炮製呢?答案當然是不可能的,人生當中沒有那個<鍵>,也沒有那個<滑鼠>。雖然常常聽到所謂<選擇性失憶>的說法,但那也只是自欺欺人罷了,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悲傷與哀愁,歡笑與雀躍,過程與情感都屬於自己的獨特經歷,他者無可取代,人的記憶總是如影隨形的啊!

一般而言,很少人能有如史坦納的生花妙筆可以替自己做一份勘誤表,嚴格來講,應該說是沒有什麼豐功偉業值得立傳勘誤;而如果人生可以用電影的蒙太奇手法來處理或加以美化,我們是不是會有一個更完美的人生?但是,人生往往是比較像長鏡頭的推移,一切都無所遁形。

長鏡頭是指攝影過程從開機到關機,未間斷的以深焦距鏡頭拍下一個完整的段落或意念,像這樣的拍攝手法,能夠再現事物的自然流程,使其更具有真實感。但也難免讓觀眾覺得沉悶無趣,就像日常生活,日復一日,萬般無奈,卻還是得過日子。長鏡頭下有沒有比較完美的的場景呢?名導維斯康堤根據湯瑪斯˙曼的小說所拍<魂斷威尼斯>電影中,的確有一場完美的縮影 : 主角第一次邂逅少年時,導演考究地透過主觀鏡頭、長鏡頭、推拉,多角度地呈現空間的複雜,最後才慢慢移向我們望穿秋水的美少年身上。

但是這一場令人屏息的完美的縮影,卻也只是後來的死亡的一個伏筆罷了!

日本獨立電影人矢崎仁司作品極少,其作品《三月的獅子》以一段兄妹戀情震撼國際影壇。敘述一位妹妹像對待情人般地傾慕自己的哥哥,成年後哥哥在交通事故後失去記憶,她故意宣稱「哥哥」是自己的情人,把他從醫院裏接走,在大城市中的廢墟裏穿梭,好不容易在一棟拆卸中的樓房住下來。

其實「哥哥」春男仍不時會閃出過去的記憶,片中有一個重要的隱喻:應該放鏡子的地方,只有妹妹「冰」(ice)的寶麗萊照片。春男眼中不能有自己的印象,只能有「冰」,這是「冰」的私心。他們具體的家具只有一個電冰箱,用來冷藏一切,包含記憶。「冰」還把一個小冰箱作手袋用,以凝定自己的生活秩序,暗喻在紛擾的現實世界裡力求腳步不亂。

886403-MUSIC01[(001585)23-53-02].BMP

矢崎仁司從失憶的兄長和妹妹異軌的相戀著墨,設定一個不正常的處境,然後逐漸拆開先入為主的成見,最後將人的真實狀況呈現,片中對白很少,雖是畸戀,但卻讓觀眾看到純潔與感動。失憶的兄長的微笑有如嬰兒般的純潔無垢,癡戀哥哥的少女也是一片冰清玉潔,在曖昧的氛圍當中,卻是導演隨心所欲地訴說著他對人生的看法…

這個現實世界是不斷變動的,很難保留任何具象,冰和春男不屬於現實世界,他們只屬於一瞬的世界,他們是在現實與夢幻當中游移的<旅人>,所以妹妹「冰」在親熱時悄聲跟哥哥說:「假如你已經回復記憶的話,就不用作聲,自己離開吧。」

矢崎仁司在拍這部電影的時候,每當拍攝工作難以進行,他甚至連回家面對家庭生活的勇氣也沒有,還幾乎要從車站月台跳下去,他說那裡彷彿更加安全。後來朋友M的話點醒了他 :

M曾詢問年老的祖父<回首看人生覺得怎麼樣啊?> 祖父臨死前回答 : <哎!一瞬之間的「哎」,一切便已經過去!>

人生如各驛停車之旅,每個地方,有不同的際遇;每個時間,有不同的發展。也就是說,人生是一次沒有目的旅程,每個旅人就是Sojourner,關於Sojourner,大陸簡明英漢辭典翻成<寄居者,旅居者>;廣辞苑英和辭典翻成<(一時的)滯在者,逗留者。>後者應該是較為完美地呈現其精義,人生在世,不論貧富貴賤,都只是短暫的,一時的逗留而已。

但是,這個<一時的逗留>卻往往因為現實與夢幻兩方的拉力而弄得模糊不清,想要化夢為現實是人得以在現實世界中生存下去的勇氣源頭,誠然每個人會有自己對人生的詮釋以及經驗,藉此得以繼續對往後的一步步追求,但生命卻也常常只是一連串的愚昧,人只能選擇自己視線的所向賴以抗衡命運,其實無論視線投向何方,總會有不同程度的遺憾存在,然而也只有這稍稍自覺的空間,才是我們於現世續命的依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ao 的頭像
miao

微景.摭拾

m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


留言列表 (21)

禁止留言
  • momobonsoir
  • 先過來當第一響~~ㄎㄎㄎ~~
    這幾天答應幫朋友的小布作婚紗+一堆晚上的會~~~><~~~有點語無倫次哩~~ㄎㄎㄎ
  • hi!mo......

    miao 於 2009/11/26 23:08 回覆

  • 騎士
  • 人生要是能重來 而且記憶能夠保存


    算了.......我的白日夢
  • 人生要是能重來...這個可以理解,
    記憶能夠保存? ....難道你失憶了嗎?所以才性別錯亂!!!

    miao 於 2009/11/26 23:10 回覆

  • boki2009
  • 日本漫畫大師岸邊露伴曾經對接觸過的生物有這樣註解,
    原來我們的人生就像是在寫書,不是寫在紙上或電腦裡面,
    而是身體裡,每吋每吋的肌膚上,寫著,
    等待被神翻閱,讀出你究竟幹過些甚麼,
    還有腦袋裡的碎碎念,噁~~~~恐怖ㄟ~~~~

    「別翻我呀!逃~~~」從你面前。哈哈哈~~~
  • 常常聽人家說不要小看漫畫,
    嗯~~這個岸邊露伴大師厲害!!

    miao 於 2009/11/26 23:11 回覆

  • katekyo6918
  • 人生不能從來,可誰沒有說過:要是當時怎樣我就怎樣
    這類的退回過去加以假設,都是人在回顧過去時產生的遺憾和不甘造成的
    我聽過很多人說,就是因為生命無法從來,時間無法退回,人生才會顯其之廣
    有時我認為,即使做了什麼,可供後人憑弔,但作古的自己也不能享其榮耀,那人到底是為現今而行動?還是逝去的名譽?
    矛盾,即便死後留臭名,死去的自己能受到傷害嗎?
    也只能給子孫光環罷!
  • 小朋友,當然為自己活啊~~

    miao 於 2009/11/26 23:16 回覆

  • anocat
  • 活的皆精采 死的更美麗
    雖然免不了哀傷痛苦 也各有各的精緻華麗
    生命的盡頭 不是一切逝去
    死亡不是結束 而是另一個開始

    時間不是一條直線
    它好比一個湖面
    生命的每個跳動 就如同落在湖面上的一滴滴雨
    每個波動都形成新的水紋 不斷地向四周流動與擴散出去
    過去從不曾逝去
    而是以一種少為人察覺的形式 不斷地延伸發展下去
    你改變現在 也就同時改變了過去與未來
    生命最無奈的不是死亡
    而是我們無法在活著的時候 看到自己與世界的美麗
  • 普魯斯特寫<追憶逝水年華>,
    的確,發生在斯萬家的事,無論歡笑與悲哀皆不曾逝去~~

    miao 於 2009/11/27 20:47 回覆

  • 阿姐
  • 是阿..
    人生是一場沒有目的的旅程
    有時想想
    我們好像只是為了延續下一代罷了

    我愛蒙太奇^^
  • 阿姐,
    人是萬物之靈啦,
    動物是不懂得蒙太奇手法的...ㄏㄏㄏ

    miao 於 2009/11/27 04:59 回覆

  • alin771234
  • 凱文科斯納的經典片
    鐵面無私
    在火車站的場景
    想必就是出於此處吧!
    我喜歡這些與現實結合的導演
    他們永遠可以用特殊的方法
    讓觀眾的腦袋
    與他們的理念巧妙連結
    堪誤表....
    實在是件尖銳又有勇氣的事啊...
  • 我沒看過鐵面無私這個片子,
    嗯,勘誤也需要勇氣..


    miao 於 2009/11/27 20:29 回覆

  • shienggg
  • 哈哈~JOJO冒險野郎真是部經典漫畫~連他創造出的漫畫中的漫畫大師都超有個性~
    岸邊露伴的天堂之門真的是我最喜歡的前五名替身之一了

    話說,miao該不會是導演吧? 博覽群書,對電影拍攝手法又這麼了解....
  • 沒有這麼了解..
    只是引喻..

    miao 於 2009/11/27 20:30 回覆

  • MadamSays
  • 人生沒有delete鍵,也沒有command Z 功能鍵(mac電腦的“回上一次“)…啊我好想要command Z, command Z, command Z喔
  • …啊我也好想要command Z, command Z, command Z喔...

    miao 於 2009/11/27 20:31 回覆

  • 狗靈阿姐
  • 哈哈哈~~~~
    這位姊妹
    你俏皮的樣子真可愛...
  • 最近好像流行改名?也流行變裝?
    阿姐,妳受到2樓那個的影響了..

    miao 於 2009/11/27 20:36 回覆

  • 快樂的小魔女
  • Hi 安安

    各位姊姊好 我是小魔女 今年19歲............................

    逃~~~
  • baggywalking
  • 讀著「人生是一次沒有目的旅程」這句心頭一振,彷彿被點醒了什麼。這世間確實絕大多數人緊抓著意義與目的盲目追求。攤開我們的一生,到底像蒙太奇電影一點呢?還是像大量長鏡頭電影一點?

    ps:謝謝來訪,所以我就來了
  • 請看15樓的回覆!
    妳的文很優!

    miao 於 2009/11/28 10:18 回覆

  • accrcw75
  •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 既然如此,原文全錄以饗閱者,非常謝謝囉!
    美國詩人 羅勃.佛洛斯特:未走的路
    黃樹林裡分叉兩條路,
    只可惜我不能都踏行。
    我,單獨的旅人,佇立良久,
    極目眺望一條路的盡頭,
    看它隱沒在叢林深處。

    於是我選擇了另一條路,
    一樣平直,也許更值得,
    因為青草茵茵,還未被踏過,
    若有過往人蹤,
    路的狀況會相差無幾。

    那天早晨,兩條路都覆蓋在枯葉下,
    沒有踐踏的污痕:
    啊,原先那條路留給另一天吧!
    明知一條路會引出另一條路,
    我懷疑我是否會回到原處。

    在許多許多年以後,在某處,
    我會輕輕歎息說:
    黃樹林裡分叉兩條路,而我,
    我選擇了較少人跡的一條,
    使得一切多麼地不同。


    miao 於 2009/11/28 23:42 回覆

  • 法蘭西絲
  • 哈~~

    『一時的逗留』我喜歡!!
    遇到挫敗反而容易抽身~~
    『一時的執著』~~~
    容易陷入混沌愈看愈模糊!!
    阿門~~~~

  • hi!真喜歡妳來,
    每次都會有另一層面的思考~~

    miao 於 2009/11/28 10:23 回覆

  • fouyu712
  • 我本身認為人腦結構就是一種蒙太奇,而導致一連串蒙太奇的人生,
    雖因人而異,但卻相去不遠。
    (脖子整個扭到,非常懊惱中)。
  • hi!みどり
    妳終於出現了,還以為跑哪兒去了呢?
    是落枕嗎?保重啊!保重啊!
    真的嗎?人腦結構就是一種蒙太奇?!
    嗯,好像是真的ㄝ,尤其上了年紀...

    miao 於 2009/11/28 21:17 回覆

  • iamgordon
  • 這篇文章本身,就彷彿故意用了點蒙太奇的手法來寫,哈哈^^
    說起長鏡頭,馬上讓我想起是許多許多年前張艾嘉的<阿郎的故事>,一個長鏡頭拍攝馬路的盡頭,阿郎以全新造型車手之姿挽著頭盔由遠走近,從冒出頭至全身寫照,給人阿郎重新做人的決心,清新形象也帶給觀眾對阿郎的期望。當時大部份觀眾深被此鏡頭感動。誰知數月後上演<阿飛正傳>,似曾相識的馬路盡頭,張國榮憤憤而去的背影由近而遠,電影院中一陣噓聲,觀眾大部份認為王家衛抄襲阿郎的故事之經典長鏡,而張國榮之背影遠遠不如周潤發之正面也^^至於另一個蒙太奇經典,應是教父吧,Al Pacino一邊在教堂當God Father一邊大開殺戒,後來被香港黑道電影抄襲了幾十年。
  • 電影院中一陣噓聲...
    你也在其中嗎?
    教父真是百看不厭,被你一提,又想再看一遍了...
    看電影可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miao 於 2009/11/30 23:14 回覆

  • iamgordon
  • I rather took the one full of people. 在多人走的路上,走出不一樣的結果,是另一種挑戰啦^^
  • ^^
    ^^
    ^^

    miao 於 2009/11/30 23:16 回覆

  • iamgordon
  • 那年頭,沒幾個人能接受<阿飛正傳>,莫說噓聲,我從未遇過一場電影沒映完,前面來來往往這麼多人跑洗手間的。那年頭,大銀幕上周潤發的王者風範更是捨我其誰,哥哥無論多麼傾心傾力去演,也只會落得「東施效顰」四字,這個長鏡頭當年在香港變成笑柄,是被王家衛害慘了。
  • 王家衛的電影還是蠻有看頭的,
    張國榮還真是華語圈當中我少數喜歡的影星,有那麼一點內涵,
    <霸王別姬>,還真成為絕響~~

    miao 於 2009/12/01 17:46 回覆

  • iemboii
  • 精彩不亮麗,起落是無常。
    何故得道總是黃昏,矛盾也。

    關於「一時逗留者」,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我總是對於遊戲漫畫裡面的「浪人」有著無限憧憬,還記得一個職業叫做「仙遊者」,其實講白了就是流浪漢,但時間單位拉長誰又不是流浪漢呢?
  • 我很喜歡moomin(嚕嚕咪,慕敏家族)裡面的Snufkin(史納夫欽,台灣翻成阿金),他是流浪者也是隱逸者,他帶著淡淡的哀愁,可是又洞悉世情~~

    miao 於 2009/12/01 17:42 回覆

  • iamgordon
  • 王家衛的電影我最喜歡還是阿飛正傳+花樣年華+半部2046,一口氣看下去搭配兩瓶紅酒,還真夠過癮。不過二十多年前華人市場是很難接受阿飛正傳的拍法囉。另一配搭是先看<東成西就>再看<東邪西毒>,從熱鬧到寂寞(我認為東邪西毒是一部寂寞的電影),最好是配啤酒了。
    張國榮的演技是愈後期愈好,霸王別姬中的媚態,黎明(梅蘭芳)是學一輩子都學不來的。
  • 我只看了花樣年華,
    黎明的梅蘭芳嗎!還沒上演我就迫不及待的看了,的確如你所說~~
    想到那個霸王別姬可真心酸~~

    miao 於 2009/12/01 23:06 回覆

  • Josef K.
  • 一直都認為,王家衛《東邪西毒》和周星馳的《西遊記》(例如:取景、配樂何其相似)。後來得知,王家衛與劉鎮偉很要好。

    最近快要迷上Angelopoulos的電影,幸好沒足夠時間去沉淪……
  • Angelopoulos這麼說:<常常在我的電影裡,有雨、有霧、有秋天、有雪、也有冬天。為什麼?我不能說為什麼,我只是想說,我要表達的並不是你看到外在的景觀,而是內心世界>
    其實看他的東西偶爾是會睡著的,但是他的東西是可以沉淪的,卻也是沉澱~~

    miao 於 2010/02/12 02: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