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上第一個提到<>的是戰國時代的韓非,他的時代正是這個所謂<>大量產生的時代,也許出於直觀,韓非對於<>十分反感,他說:<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又說:<行劍攻殺,暴傲之民也……>

 

與韓非完全相反,太史公司馬遷對於<>則大力讚賞:<而布衣之徒,設取予然諾,千里誦義,為死不顧世,此亦有所長,非茍而已也…>,就是說雖為布衣百姓但能守信用講義氣,那就不只是苟活了。他為俠者抱屈:<至如閭巷之俠,修行砥名,聲施於天下,莫不稱賢,是為難耳。然儒墨皆排擯不載。自秦以前,匹夫之俠,湮滅不見,余甚恨之。>對於儒墨兩大家不為俠者立傳,致使俠者默默無聞,太史公深為遺憾,因此他寫了<遊俠列傳>第六十四,他認定所謂<>是「救人於厄,振人不贍

 

太史公一則受到宮刑之非人待遇,對當代政治不有所怨言亦難,二則距戰國時代已遠,對於<>難免有一些理想主義的浪漫情懷,但是不論如何,<史記>一書是「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遊俠列傳><刺客列傳>成為<俠文化>之經典已是無庸置疑。

 

但是<說文解字>的註釋當中亦另有見解:<立氣齊,作威福,結私交,以立強於世者,謂之遊俠……>意思是說俠士是一些結私交同是非的<結黨連群>之徒,而且以立<>於世,而另外在漢代張衡的<西京賦>中更提出這些俠士不但能<權行州里,力折公侯>而且是如同虎豹豺狼,所以<><>之間的微妙界線其實是一個千古難題。

 

「俠」究竟能做什麼?

 

司馬遷在《史記、游俠列傳》說:「今游俠,其行雖不軌說正義,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諾必誠,不愛其軀,赴士之阨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蓋亦有足多者。」我們可以認定一位大俠,不需有豐富的學識,也不需有高深的修養,但他有一顆同情弱者的心,為貧苦無告者奔走求助,不遺餘力。因而,俠就成為平民大眾尊崇仰望的人物,在社會基層具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

 

《漢書.游俠列傳》也說:「布衣游俠劇孟、郭解之徒,馳騖於閭閻,權行州域,力折公卿。眾庶榮其名迹,覬而慕之。」可以看到,班固已經清楚認識劇孟之類大俠在社會上名聲甚高,具有十分可觀的影響力。

 

漢文帝時,吳王劉濞因兒子被太子砸死懷恨於心,對朝廷多所制肘,賈誼〈治安策〉論當時天下情勢說,天下並沒有像一些人所認為的已治已安,而是像一個病人,這個人的小腿像腰一樣粗,手臂像屁股一樣大,如不趕快醫治,這個病人非死不可。接著他提出眾建諸侯而少其力的主張,但未為文帝採納。到了景帝時,晁錯上書力主削弱吳國,他說吳國的力量越來越大,表示封建諸侯的力量也將越來越大,對中央朝廷的威脅同樣是有增無減,必須儘快處理。晁錯說「今削之亦反,不削亦反。削之,其反亟,禍小;不削,反遲,禍大。」

 

後來,景帝陸續削奪了楚國的東海郡,趙王的常山郡等,吳王擔心封地不斷被削奪,於是策劃反叛。他聯合楚王、膠東王、菑川王、濟南王、趙王等發動叛變,史稱「七國之亂」。七國亂事一起,景帝乃遣太尉周亞夫等將兵平叛,不出三個月,亂事遂被平定,景帝乃頒新令,使諸侯王無權過問王國之政事,王國行政權、官吏任免權悉歸中央,另又留部份封王於京師,不遣就國。結果中央皇權遂大為加強。

 

七國之亂的平定,劇孟這位大俠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劇孟與周亞夫的相會。史書上說周亞夫將到河南,「得」劇孟,史書未明講這個得字是劇孟求見或是周亞夫請人聯絡?但劇孟願意見周亞夫,在朝廷與七國之間,他選擇朝廷這邊,則是十分明確的事。周亞夫一定覺得劇孟代表的龎大勢力既已支持朝廷,平定亂事就不會太困難;他說:「得之若一敵國」,他也可能從劇孟口中得到不少重要的消息,讓他對於平定亂事更具信心。我們甚至可以說,劇孟與周亞夫的見面,是決定此後歷史發展的大事;像劇孟這樣的民間力量,吳王既已起事,卻不懂得儘力拉攏,以增強力量,可以看出吳王做不出大事。

 

值得注意的是劇孟這位大俠名顯諸侯,甚至母死送葬者千乘,但《史記》和《漢書》均有「死後家無餘十金之財」的記載,說明劇孟只為他人,從不為己的大俠應有的風範。

創作者介紹

微景.摭拾

m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禁止留言
  • shienggg
  • 這個題目很有趣阿
    我認為可以從字面上來看
    "俠"也就是一個大人散發著領袖風采而吸引了兩個小人追隨著
    確為結黨之徒的意思
    但真正的分野在其所作所為
    若是為國為人民者,自是俠之大者,可以吃漢堡包
    若盡幹些雞鳴狗盜之事,就成了"狹",只是個小鼻子小眼睛的狂徒囉

    p.s. 我還要再喝他個三年五年哩....
  • 說文解字裡頭的確有這個意思!
    你解得不錯!
    別喝啦!去做點正經事!

    miao 於 2009/11/06 21:15 回覆

  • BJ
  • 來啦

    來啦,一起來作不賺錢又有意義的事。
    看那些小朋友寫無孔無榫的武俠會氣死,自己出手啦。
  • hi!來無影去無踪的大師!
    怎麼又出現了?!我可不是俠士,而且還蠻沒膽的..
    可衝著大師的豪氣干雲,沒第二句話說,撩落去啦..

    miao 於 2009/11/06 21:19 回覆

  • maktub0419
  • 俠這個字我寫過作文。
    我還記得我那時說他在學生義氣之中只是個愚勇之字,沒錯的話作文評語是「想像力豐富」,得分68分。
    其實我喜歡這個字,很有趣的是它好像飛仙一樣的帥氣舞動,但卻又心思縝密的樣子。

    或許你該開的說文解字的版面讓人好好過過癮呢:D
  • hi!
    妳的國文老師未免太吝嗇了些..
    看在想像力豐富我起碼會給個80分..哈哈,用講的比較簡單啦..
    說文解字?饒了我吧!!

    miao 於 2009/11/07 22:23 回覆

  • deadly
  • 韓非大概也不那麼認同儒家吧,以治世為主的方法論者,也許沒有確切的是非概念,怎樣方便有效就怎麼做。於是俠者讓他覺得管理不方便,於是不喜?!

    漢家霸王道雜之的儒家,在漢武帝的手上成為中國衰敗的伏筆(!?),司馬遷受到腐刑,也許看出了帝王的霸道,既然禮教會吃人,那麼一個不拘泥禮教的俠者才能真的為人民出一口氣?
    又或許他也看出了國家機器的難以違逆,於是只能期待無視國家暴力的俠者,而不期待長治久安的變法?

    之前提到的 "髒話文化史",挑戰對髒話的成見,ㄏ。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25941
  • 我去看了~~文化史,饒了我吧~~
    韓非剛好活在一個所謂大俠傾巢而出的混亂的時代,他也親眼目睹了時代的亂象,我們不能用直觀批判的方式說<以治世為主的方法論者,也許沒有確切的是非概念>歷史必須要回到那個時代的背景去領會當代人的感受,我解釋這麼多是因為你底下提到漢代儒學是霸王道雜之,表示你真的懂歷史!對於董仲舒獨尊儒術,漢武帝只是拿來裝點門面,他喜歡的是法家..
    <漢家霸王道雜之的儒家,在漢武帝的手上成為中國衰敗的伏筆>,沒這回事!


    miao 於 2009/11/07 23:02 回覆

  • katekyo6918
  • 討論的事都超深奧的...感覺插不上(掩面

    於是,"俠"他在亂世可稱英雄,平世則被視為亂臣賊子,正謂戰爭時需要軍人,他們被視為護國英雄;但是和平到來時,卻被當作殺人兇手

    俠不過是身披正義的亂人,通常在一些解釋會被當這樣

    我這渣渣的感想真是渣渣(?)
  • 小朋友,妳這麼勤快的一直留言給我,所以我也才從你家回來ㄝ!
    妳先告訴我恭彌的事,我再告訴妳什麼是大俠!!
    俠絕對不是亂人啦..

    miao 於 2009/11/07 22:20 回覆

  • fouyu712
  • 呵呵,俠,我第一個接觸到的俠是......科學小飛俠..(別打我)。
    等我想好怎回這篇文....很有趣的話題。

  • 我不會打妳的,科學小飛俠也是<俠>啊!沒錯啊!

    miao 於 2009/11/08 01:02 回覆

  • 悄悄話
  • markyen
  • 古代的 "俠" 跟現代講義氣講信用的 "黑社會" 不知有哪裡不同? 最近看笑傲江湖, 感覺上江湖人物仇殺或對決, 包括喬峰在聚賢莊的打殺, 跟現在的黑社會拼鬥蠻像的, 暫時搞混了
  • hi!請問你是說<天龍八部>的喬峰嗎?
    他雖曾立誓不殺漢人,但為了求「閻王敵」薛神醫醫治阿朱,不顧聚賢莊群豪正準備討伐他,毅然拜莊,最終被迫於聚賢莊上大開殺戒,自己亦身受重傷。是身世的糾纏,江湖上對他的不諒解,逼得他大開殺戒,這個跟現在的黑社會拼鬥是完全不一樣的。關於喬峰還有很感人的一點,他最後迫使耶律洪基當眾折箭發誓:"於我一生之中,不許我大遼國一兵一卒,侵犯大宋邊界。" 而他自己旋即自殺身亡。這種殺身成仁,舍生取義,可說是中國武俠小說前所未有的思想高度。
    區分俠與盜在於對待弱者的態度及其行為的目的。俠以一己之力,鋤強扶弱,除暴安良,廉潔退讓,不求報答;盜則結黨營私,利用財富和權力,奴役窮人,侵淩孤弱,以滿足他們自身的欲望。
    現代講義氣講信用的 "黑社會"?
    "黑社會"一定是講義氣講信用?這個我就不是那麼清楚了,有時候我們看事情需要從很多面向去觀察。
    如果要了解黑社會,有一本書叫做<黑道無國界>,還蠻好看的!

    miao 於 2009/11/08 02:33 回覆

  • iamgordon
  • 韓非說的好: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而俠也的確多是暴傲之民。金庸巧妙地把俠擴義為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然而這種人的本來符號,應是「英雄」,這是金庸的機巧了。法這東西執行起來卻不容易,即使現代人深明法制的重要,各國官民普遍支持法治,但歐陸法系常受制於極權(法官對條文的詮釋權太大,或受更高層的政治控制),英美法系受制於過度民主(過度保護被告人的人權,或案例的無限延伸)...至於韓非的法,終其一生不曾掌控治權,他心中純粹的法,不過是憑空模擬的理想形態而已,無法透過實施而親自修正。實在可惜。
  • 擲地有聲喔!!
    韓非也是歹命啦!<遇人不淑>..
    人啊,要低調,有那麼一天,時機成熟才得以施展抱負..

    miao 於 2009/11/23 21:12 回覆

  • iemboii
  • 為國為民,俠之大者XD

    記得早些時候我娘還在教歷史的時候,也討論過這個問題~
    不過,沒這篇文章那麼深入啊!
  • 虛懷若谷,必成大器~~
    我在說什麼啊??

    miao 於 2009/11/30 22:48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