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藝術作品中的「主體」處於哪個位置?觀看者與畫中人物的相對關係如何界定?其實它們往往是以辯證的關係同時存在。符號學式的詮釋角度可以敏銳的探知圖像背面隱藏的論述結構。

我曾寫過<所謂浪漫()>一文,其中闡述德拉克瓦(Eugene Delacroix1798-1863)作品「薩達那帕魯之死」(The Death of Sardanapalus),認為具備強烈的情緒與異國情調,是浪漫主義繪畫的極致。

m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每個時代都有它獨特的情感內涵與存在情境,人類的靈魂從來也不曾死去,它只是疲弱、蒙塵而黯淡得難以辨認而已。藝術家都會被逼迫以全新的風格來竭力掌握那個時代靈魂的深處。以堅定而清晰的呼聲,喚醒我們蜇伏已久的靈魂。林布蘭所以會引起人深刻的感動(尤其是他晚年的人像畫與宗教畫),卻不是因為他獨創一格的光線處理,而是他作品中對人類存在處境的深刻體認(絕望、無奈與堅決不屈)。杜象則被認為欠缺了來自生命深處的感動,使得他的反叛註定沒有歸屬。

杜象(Marcel Duchamp)的「噴泉」與其被當做藝術品,不如被當做對觀眾的一連串質問:如果這不是藝術品,那是為什麼?只因為它上面沒有偉大藝術家的簽名?如果有一個知名的藝術家在上面簽名,它就算是藝術品嗎?如果這樣子還不行,那什麼才算是藝術品?標準在那裡?真的有一個標準嗎?到底這件物品和偉大藝術家的無聊作品有什麼差別?說到頭來,它們不都只是工匠的製品嗎?

m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在這個勢利的年月,形而上的學科好像攀登高山者遺留在高地的旗幟,雖然仍忘情地迎風招展,指點著後來的攀登者的路途,但其實很少或者並沒有隨後的攀登者。

我很喜歡看哲學典籍,當浸淫在哲學天地,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始終縈繞心頭。哲學家們其實都並未道出他們實際上最想說的那一句話;也就是說,他們並未徹底表達自己。他們總是留下一些耐人尋味的空白;也由於這種餘韻悠悠,才能教後人千折百廻,魂縈夢牽。

m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521日的蘋果日報有一篇<中產階級的下沉>的文章,大致上是講20年前台灣數目龐大以及充滿活力的中產階級,現在則數量不斷萎縮,而且挫折沮喪、壓力沉重。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2528241/IssueID/20100521

m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隨筆三則

 ()拯救我心靈的崇山峻嶺

m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渺小的自我的尊嚴,絕非真實人性中的尊嚴,能夠斷然將自我的繫絆拋棄,才能邁向<<心經>>所揭示的<無罣礙>的境界。

「金剛怒目,所以降服四魔;菩薩低眉,所以慈悲六道。」

m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這幾天看了兩本覺得很有意思的書。

在這個幾乎每天都讓人驚訝的時代,專家預測往往是失靈的,對於即將發生的事已經變得無法預測。幾十年來,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認識,都是建立在一連串行之已久的假設,只是,這些假設已經被全然不同的東西所改變,不是像「二戰結束」或「蘇聯崩解」如此單一的原因,而是一連串如同雪崩般的革命。

m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橫渡津輕海峽的ferry,宛如一艘駛向内心的航船,透過迷霧和波浪,逐漸展開一片深邃的遠景。看過日出,借着晨光,我拿出隨身携帶的筆記簿,寫下一些即興札記。甲板上人影晃動,有如時間穿梭,人世滄桑。此時也赫然發現跟週遭並無瓜葛,沒有牽絆,自己正在前往某個他鄉異地。生命的過程其實是是一次没有終點的旅行,不斷尋找與漫遊,難道不是出於心中存有一個美好國度的理想?

page.jpg      

m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9) 人氣()

在自己也莫名所以的情況下,居然跑到北海道去逛了一圈。

從成田機場出發往東北走,首先在弘前與美邂逅。

m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